阿序-Axu-

考试月到了,不能好好占太太们的沙发,写评论点红心点蓝手了。桑心。
答应了要帮好朋友拍毕业照,所以正在努力学习拍摄的手残党。

真好啊。

你亲爱的达瓦里希:

看到朋友给我发这张截图,哇得一下就哭了。

我还丧什么,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我叶世界最好,感谢生贺组的太太们,谢谢你们!

叶修,祝你生日快乐!

老叶生日快乐!

你是我男神!我爱你!!!
真的,超级喜欢你!三言两语说不尽我的喜欢!
从刚看全职小说,就疯狂的喜欢上你了!
我从来没有那么地喜欢过一个男人!
能陪你过生日是我的荣幸!

【酒茨】我为吞狂 完

啊啊啊聚餐回来打开手机看到羊子太太 @羊子 的文真的,超级高兴的!!!
但是因为怕太晚洗澡洗漱打扰舍友只好按捺着写评论的冲动先去洗洗洗了。
好喜欢😍
当初点“歌手”梗,就是想看娱乐圈吞哥帅气的样子,还有茨木脑残粉(划掉)死忠粉的样子233333333
还有在娱乐圈,在全世界的面前,喊着他“挚友”,用毫无保留的信任崇拜目光看着他!
我觉得吞哥就应该是很强大的!不管是颜还是能力(还有肌肉!!!舔舔舔舔舔!!!)但是却能指引茨木前进!茨木只要跟随着挚友就好了!
太太文里就是这样子!遇到挫折,茨木是生气,但是吞哥并不是不在意,他只会带领着茨木,指引他向前!给他和自己并肩作战的机会!更加努力!
我也很喜欢太太文里敢和吞哥呛的经纪人!
还有吞哥很明白地知道茨木是他的粉,还是NO.1哈哈哈哈哈哈~~
还有他俩第一次见面,茨木哼出那首歌。
还有那句“一屋子的酒吞周边也不会同意的”哈哈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
还有那个“酒和你都在”啊啊啊啊老脸一红。
总之,就是很喜欢很开心!谢谢太太!
羊子太太晚安。爱你么么哒!

羊子:

@阿序-Axu- 点的梗,歌手AU,拖了好久……我实在不擅长写这种现代AUorz写得很水QAQ
想了想还是删了一个tag,这文赶得太急了……还是专门写一个吧

我为吞狂


理性讨论,nili酒吞是不是卖肌肉上位,根本没有歌力?
常去的论坛首页某天突然发了一个这样的帖子,茨木立刻冲进去想揪着楼主大喊胡说wuli吞明明是肌肉脸蛋歌喉三者完美共存,哪一项都是大写的好字你个黑子补药瞎逼逼。结果点进去一看,楼主po了一张酒吞舞台上热舞的高清gif图,拍摄者看起来十分狂热,隔着图片都能感受出来酒吞身上散发出来的荷尔蒙气息。主楼还配文如下:“我要被他的肌肉迷死了,缓过神来他已经切到了下一首歌!气死,好不容易看次现场,我却沉迷肌肉!”
底下一排砖进哈出,排了老高的楼,茨木的气消了一半,但到底还是意难平,不假思索敲击起键盘。
“楼主,你不知道看吞的演唱会要分出三双眼睛三双耳朵三只嘴三个脑子这三件套吗?”
很快有人回他:“三件套哈哈哈,是说一套舔肌肉,一套舔脸,一套舔歌吗?”
茨木满意地回复:你太聪明了,酒吞这么厉害,只有一套怎么够!
楼下又纷纷排起了他,不过茨木无心再刷,经纪人已经在门外催他了。
去会场的路上经纪人一路唠叨,无非是让他识清时务,找个大腿抱抱,像他外形条件这么好,一定能走个大爆,现在就是缺资源而已。喋喋不休的语句灌得茨木双耳发胀,恨不得抄起什么塞住经纪人的嘴,直到走到拐角处,经纪人说到“不是我破事多……”时,突然有一串低哼饶过嘈杂飘入了茨木的耳朵。
茨木愣愣地住了脚,经纪人走了半天一扭头看见自己艺人没跟上,连忙小跑回去,不巧正撞在一个人身上,那人身材高大,肌肉硬得铁一样,撞得瘦小的经纪人一个趔趄。
“对不起……”经纪人连忙道歉,能出现在会场后台的非富即贵,他一个刚入行没几年的小经纪可谁都惹不起。
那人没说话,拉了拉墨镜摆了摆手离开,看不出有生气的样子。幸好不是不好说话的人,经纪人赶紧来到茨木身边,埋怨了一番。
“你知道你撞的是谁不?”茨木哀怨地看着他,“他刚才哼的曲子我从来都没听过,肯定是他的新歌,你这一撞太不是时机了!”
茨木只听谁的歌,经纪人当然熟知,脸色顿时一变,“是他?”
“是他。他怎么也在会场,是临时嘉宾吗?”
“应该不是,这次节目没请别的嘉宾。不过,”经纪人突然兴奋起来,“你要不要好好把握这次机会?”
“什么机会?”
“现成的大腿,酒吞啊!更别提他还是你的偶像,难道你不想和偶像亲密接触吗?”
虽然对抱大腿这词挺反感,但如果大腿是酒吞,如果能和酒吞亲密接触,那……茨木不知脑内了什么场面,顿时也兴奋起来。
“……行。你去安排,我一定配合。”
经纪人虽然啰嗦了点,动作却很快,不到半小时就搞定了一切,综艺节目方也给予了很大帮助,将录播的时间推迟了一个小时来等待在隔壁棚上节目的酒吞。
一个小时后,酒吞和他的经纪人准时从别的棚出来,茨木一见到那熟悉的身影就猛地站了起来,刚想说些什么,酒吞经纪人连忙走过来,“不好意思,让茨木老师久等了。”
“没有,我刚好可以趁机休息下。”茨木和经纪人握了下手,眼神一直瞟向酒吞。
“那个,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不过我还要问下,酒吞的履历兴趣,茨木老师看了吗?”酒吞经纪人说道,“我老大长得太凶,确实需要一个同在圈子里的好友人设来缓和路人印象。”
酒吞发出一声嗤笑,那声音比什么现场好听多了,茨木被这笑声激得浑身发抖,强压着扑上去表白的冲动,笑着说:“我真的是酒吞老师的歌迷,他的事情我大都了解。”
“不不,茨木老师,我是指可以达到好友程度的一些私密信息,比如酒吞他其实是个老酒鬼,没通告时可以一天干两斤白酒,喝完酒会去泡澡,泡的时候还会哼歌……”
“……少说本大爷的坏话。”
“私底下用本大爷这么破羞耻的称呼也是一条……”酒吞经纪人不怕死地加了一句。
“省点劲儿闭嘴吧,你喷的唾沫星子快把我这位好朋友吓哭了,没看人尴尬得笑不出来了?你少理会他瞎哔哔,他这人人来疯。”酒吞一拍茨木肩膀,“走吧好朋友。”
酒吞离得太近,呼出的热气有一半都喷在了茨木耳边,这样近距离的亲密接触,茨木脑子已经转不过来弯,脚底下踩了棉花一样,跟着酒吞飘进了节目会场。
录播不比直播,有错漏的地方可以重来或者剪切,不过茨木并不想在偶像面前留下坏印象。由于说话方式被经纪人形容成骨骼清奇,本着少说少错的原则,茨木在主持人问话外几乎不怎么出声,而酒吞那边更是秉承了他一惯的能不开口就不张嘴的习惯,搞得场面一度很是尴尬。
主持人努力了几把都没能让气氛活跃起来,该问的问题她已经提了一半,眼看着录播结束还早得很,平时舌灿莲花的她也无计可施,只得干笑,“茨木先生好像很腼腆呢!既然称呼酒吞先生为挚友,想必关系很近了?那么在私下会面时有没有什么亲友之间好玩的事情呢?”
茨木第一时间想到本大爷这个称呼,虽然酒吞经纪人说很怪,他却觉得和酒吞的气质十分相称,要不是还有别人在场,他怎么也要用尽力气夸一夸的。茨木抬眼看了看酒吞,酒吞一改之前懒散的样子,颇有兴趣地盯着茨木,似乎也在好奇茨木会说出什么。
说点什么呢?茨木张开嘴,镇定地哼了一首歌,正是他刚才偶遇酒吞时,酒吞嘴里哼唱的那首无名小曲。尽管只听了一遍,茨木还是几乎把它还原了出来,他并非歌手,唱歌的技巧说不上多好,这首小调却哼得十分动人。
听到茨木哼起自己即兴创作的曲调,酒吞先是愣了下,随即大笑起来,站起身走到茨木旁边坐下,一只手随意地搭在了茨木的肩膀上,对主持人说道:“这小子是我的练歌对象,私底下我们没事就尬尬歌,别看他不玩音乐这块,对音符感觉却很准。”茨木很快接上,“挚友过奖了。其实你们不知道,挚友他废掉的歌草稿是他成曲的十几倍,可以说是很吹毛求疵了,有一点不满意就推翻重来,虽然在我这个不懂曲子的人来说曲曲都宛如天籁,废弃掉实在可惜极了。”两人商业互吹了一番,加上主持人使出了浑身解数来找可卖的热点,访谈节目最终在一片热烈的气氛中成功结束。
录播收棚后已经是午夜十二点,两人的经纪人在外等候许久,准备妥当,一见自己的艺人从通道出来,分别迎了上去。
茨木经纪人拉过茨木,压低了声音问道:“怎么样,酒吞老师好相处吗?”
“挚友一点架子都没有,临场反应也很快,可惜节目时间太短了,不然我真想借着这个机会多挖点挚友的喜好。”茨木很是遗憾,随即又充满希望地问,“以后还有合作机会的吧?”
茨木的经纪人听惯了他对酒吞的花式剖白,已经能在一秒内过滤出有用话题,还直接无视掉了挚友这个新称呼,“应该有的,酒吞老师那边的意向是长期接触,直到他摘掉不亲民的帽子。”
“说到这个我就很不服气,挚友他哪里不亲民了,对我——还有主持人明明十分和蔼可亲,我们像认识了很多年一样谈天,对话就没有进行不下去的时候!”
经纪人宽容地看着他,对着酒吞布偶娃娃茨木都能谈24小时的天,直面真人想必多来几个24小时也不成问题。
这时候酒吞那边的“嘘寒问暖”也结束了,酒吞经纪人照例跟自己老大互怼了几句,内容无非是你有没有欺负新人,我看茨木老师脾气好像还可以,你要和他长期合作的麻烦给个好脸色等等。
“你哪只眼睛看见本大爷没给他好脸色了,平时怼怼我也就算了,少来得寸进尺颠倒黑白这套。茨木!”酒吞训完下属,转头喊了茨木一声。
“挚友喊我什么事情?”
“怎么下了舞台还用这个称呼……算了,茨木,我在节目现场说的不算假话,你对音符感觉确实不错,怎么样,要不要真的来当我的练歌对象?”
茨木的脑子里彷佛星球相撞,冲击波炸开了一整个星系,炸得他觉得头顶不是暗月无光而是日头高照,整个人都沐浴在了一片白亮火光里。
“愿不愿意,你回个话。”
“愿……愿意……意……”过了不知多久,又可能只是一瞬,茨木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还有迟到的狂喜。
“那走吧。”
还沉浸在爆炸余波中的茨木:“走哪里?”
“我家。”酒吞笑了起来,“刚才哼的歌,你听听还有哪里不好的。”
对于当陪练这件事情,茨木经纪人其实是不太情愿的,毕竟要占去茨木不小的精力和时间,而正在上升期的茨木,缺的就是时间,更何况看茨木这副样子,肯定是白帮忙。
“什么叫白帮忙,能帮上挚友的忙,哪怕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点小事,都是我值得去做的。你放心,工作方面我绝对不会耽误,但私下的个人交往,公司没有限制我这方面吧?”茨木把话摆到台面上,经纪人也无话可说,只好一再要求茨木不会因为“私人交往”而影响他个人事业,当然如果能恰到好处地抱抱大腿炒炒热度更妙,得到茨木的保证后,这才不放心地看着自己艺人上了别的艺人的车。
希望过几天的小报出来,不会写得很难听吧。茨木经纪人叹了一声,准备回去连夜加班发点遮遮掩掩的消息,以免到时候控制不住局面。
接下来几天,茨木在酒吞家里老老实实地当起了写歌陪练,令他意外的是,酒吞并不像表面看上去一样人狠话不多,而且确实十分爱喝酒,微醺状态下相当能说,经常是写着写着曲子就开始吐槽,吐槽的对象都是圈内圈外说出来名字响当当的人物,看来彼此间应该十分熟稔。
“有几个家伙你可以认识认识,虽然毛病一大堆,人还算不赖。”酒吞最后说道。
茨木知道这是酒吞给他带资源的意思,可虽然他一口一个挚友的喊着,他们认识也不过才几天,而且还是不同公司甚至不同领域的艺人,连前辈后辈都算不上。“为什么?”茨木忍不住问。
“你怎么称呼本大爷?”
茨木一愣,“挚、挚友?”
“这不就结了。”酒吞屈指弹了下茨木的额头,“歌还没写完,继续。”
酒吞的力道不重,茨木却觉得被弹的那一瞬间的感觉一直残留在额头上,不时地抬手摸摸。酒吞低头看着曲谱,嘴角却不自觉地上扬,这家伙,还真是意外地有趣。
两人共同的节目在几天后播出,顿时引起一阵轩然大波,所有的粉丝都在问这个称呼酒吞为“挚友”的年轻艺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因为茨木出道以来只演过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主业还是之前的平面模特,很快就有人把矛头指向他,指责茨木抱大腿等等,难听的话被宣传部门删了一轮又一轮,直到热度炒得不能再高,酒吞直接发了一张拍摄于家中的图片。图片内容是认真看着酒吞曲谱草稿的茨木,灯光打得恰到好处,把茨木的帅脸衬托得又上升了几个百分点。
“写歌中,敬业的陪练小朋友。”
这下网络上不止轩然大波了。酒吞经纪人一个电话打了过来,气急败坏地质问:“老大,你想干什么,怎么不按套路出牌,确实是让你艹一下亲民的人设,毕竟你那些朋友都是那样式儿的一个都不亲民,但也没让你艹出柜人设啊!你知道你那图片下评论都炸成什么样了吗?”
“不就那一套,”酒吞懒洋洋地说,“猜疑、反驳、互掐,掐到最后都不知道为谁战斗了。”
“你很奇怪啊老大,告诉我个实在话,你真的要出柜?”
“本大爷一直好像都是直男。”
“现在看着不太像了……你这样看着更像是对茨木老师一见钟情,想搞个大的追求他。”
“也没错。”
经纪人炸了:“老大你来真的啊?那能不能让我有个准备?前两年你还搞直男绯闻,突然变弯我真的很不知所措啊!”
“他是我的粉丝这我知道,其实比较狂热的粉丝我大多心里都有数,这位可以排的上是NO1了。”酒吞看着手机上新留的茨木的联系方式,眯起了眼睛,给对方迅速发了封邮件,“但我注意到的,是他的才能。他当个模特或者演员,有点屈才,不如挖过来给我当谱曲。”
“是吗?我看看他的履历,嚯,以前还真是学声乐的,怎么后来转行去当模特了。”
“不知道,他的过去本大爷不怎么在乎,但是发现明珠蒙尘,怎么能不好好打磨擦拭。”
经纪人沉默了一会儿,“你确定他愿意吗?毕竟艺人是站在灯下的,他没去玩曲乐而是选择走向台前,应该是因为喜欢聚光灯照脸的感觉吧。”
“确定。”酒吞滑开了茨木回复的邮件,嗓音里溢满了愉悦,“你没想到吧,他当模特是因为来钱快,我问他还想不想继续玩曲乐,他说想。那解决办法很简单,本大爷可以支付他更多倍的报酬。”
“你听上去势在必得,别忘了他背后还有公司、合同和违约金。”
“本大爷看上的人,不弄到手怎么行。至于合同这种事,我养你们是干嘛吃的?”
经纪人终于彻底没话了,老大就是老大,任性也得兜着,他还是先考虑怎么把这次的“疑似出柜”风波给压下去吧。
茨木的解约十分顺利,他这样的新人,哪家公司不是备着几十个,签的合同也只是一年,并且还有两个月到期。对方公司对茨木不算太看重,干脆给酒吞公司做了人情,违约金都没要。与此同时,酒吞公司请的专业水军小组也差不多开始对网络舆论收网,最终以一个“天王发现曲乐人才,期待强强联手”为结尾,结束了这场可能掀翻船的风波。
“挚友,我什么时候开工?”解约的第二天,茨木就兴冲冲地去公司报道了,他对之前的工作虽然十分敬业但绝不能说上是喜爱,本来也打算赚够了养活自己的钱,就退圈继续写歌,现在能够继续喜欢的曲乐行业,还是和自己最爱的挚友一起,茨木觉得身上好像装了个永动机,恨不得马上就写出五百首捧给挚友唱。
“不急。你虽然有科班底子,但到底几年没碰了,而且怎么适应本大爷的风格也是一个问题。”酒吞说道。
“茨木老师,老大这话不是危言耸听,其实你之前有不少专门给他谱曲让他专心唱歌的,但咱们老大要求太苛刻,全都做不下去跑了,希望你能坚持下去。”经纪人拍了拍茨木的肩膀,“不过我相信你!既然老大对你一见钟情……”
这话冲击力度堪比红巨星爆炸,茨木脑子瞬间就宕机了。
“哦我说的是才能,才能。”经纪人嘿嘿一笑,在酒吞训斥他之前赶紧逃离了现场,只剩下宕机的茨木和哭笑不得的酒吞面面相觑。
“挚……挚友?”
“他嘴里经常跑火车,你少听两句。我确实一眼相中了你的乐感,所以才费心思把你挖过来。茨木,你不会让本大爷失望的对吧?”
茨木心里有种微妙的感觉,说不上是失落还是松了口气,不过这都不重要,他点了点头,“挚友你只管向前,我会很快跟上的。”
“你可不要太久,本大爷的耐心只有一点。”酒吞向茨木伸出了手,两只年轻有力的手握在了一起。茨木迎向酒吞信任的目光,“一个月后,再见分晓!”


“如果我们用一个词来形容茨木老师加入后的酒吞团队,那只能是如虎添翼了。”某知名音乐台在评价完当季新单曲后感慨,“以前酒吞虽然经常单曲第一,但也没像现在这样,把NO2甩得这么远,这是他出道以来最好的成成绩,我们有理由相信,将来还会看到很长一段时间,单曲、专辑各大排行榜被酒吞把局的情况……”


“啪嗒”一声,电视机的屏幕黑了下来,酒吞把杯子里的酒喝完,冲后面扬了扬,“怎么,听到夸你还不高兴吗?”
“当然高兴,但是挚友,我觉得我们还远远不到停下来听赞扬的时候,流行歌曲这个曲种,并不比其他的低下,要让全世界的人承认,还需要做更多。”茨木眼中露出狂热的神情,“我希望能看到有一天,所有人都只喜欢挚友,同样类型的歌曲,只能匍匐在你脚下仰望你,那是他们永远也不可能企及的高度。”
“茨木,本大爷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狂傲,有理想固然是好,但天外总有天,山外还有山,你我不可能永远站在巅峰。本大爷所追求的,是自身的极限,而不是硬性的NO1,你要了解这点,不然我们理念不合,迟早有天会分道扬镳。”
“挚友,分道扬镳这话太严重了,我如果不追随在你的身后,那人生的意义将失去光彩,我那一屋子的酒吞周边也不会同意的!”
“……”酒吞难得沉默了下,“你能不能告诉本大爷一个实话?”
“什么?”
“我周边的销量,是不是有一半都是你艹出来的。”
“虽然我希望全都是我,但是当然不是!毕竟你的优点说上三天三夜都说不完,爱你的人实在太多了,多如天上繁星……”
“你就是其中最闪亮的一颗对吧?臭小子,别老这么撩本大爷,我会当真的。”没等茨木反应,酒吞伸了个懒腰,敏捷地翻过沙发,趁机摸了一把茨木毛茸茸的头发,“下首单曲我已经想好了……”茨木还有些发愣,酒吞回头招了招手,“来。”
太耀眼了,这就是他的光,他唯一的执着,追随这个男人,是多么地幸运啊,他怎么能不是顶峰呢?
茨木兴奋地应了一声,大步跟上。


果然如那电台所言,酒吞和茨木的组合霸占了所有榜单第一整整五年,直到他们认识五周年前后,不败神话被一匹异军突起的黑马给破了。黑马组合是两人,一人主唱一人主乐,尽管销售量只是高了微不足道的那么一点,但对于常年甩NO2一大截的酒吞组合来说,这不啻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茨木对于这个结果完全不能接受,从最初的难以置信到怀疑黑幕,各种情报源源不断地报过来后,以及在认真听过那单曲后,他终于承认了这样一个事实,对方确实是实实在在的实力,竟然有人能够比酒吞得到更多的喜爱,竟然真的有。
“这怎么可能!”茨木握紧了拳头,满脸满心的不可置信,他狠狠地把手机摔到地上,愤怒在他胸膛里蔓延,“这些不要脸的黑子,竟然说你受到打击要一蹶不振了。挚友!你……你还好吗?你怎么没什么反应?”
茨木抬起头看向酒吞的背影,合作这么多年了,他还是无法看透他心爱的挚友。酒吞并不是一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但排行榜出来后,他就一直面无表情,这让茨木愤怒的同时也有些心慌。
“那本大爷应该有什么反应?嚎啕大哭?”酒吞哈了一声,大拇指抵了下额头,“亏本大爷当年还对你说,我追求的不是NO1而是自己的极限,但真的被打败,还是心有不甘,也不能相信。但是茨木啊……本大爷一看见你这张傻乎乎的脸和手边的酒,就冷静下来了。酒和你都在,没什么坎是过不去的。”
酒吞走到茨木面前,弯下腰,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的老伙伴,“你不是常常吹本大爷最强最厉害吗?但是本大爷真正最强最厉害的地方还没让你看见呢。”
茨木仰着头,酒吞的眼睛里倒映出他的脸,一如既往地,充满了对面前这个男人的狂热,酒吞的脸越来越近,茨木感觉自己快不能呼吸了,只能勉强地稳住心神问:“是……是什么?”
“是努力。”酒吞说,继续往下,终于亲到了那张时常会蹦出让他听见觉得羞耻的话的嘴,跟他想象中一样的柔软,真可爱啊这个家伙。酒吞把茨木抱在怀里,这样的大宝贝,只能是本大爷的。
再度夺回榜单第一的那天,为了庆祝,酒吞理所应当地把茨木拖上了床,整整庆祝了一夜,力度和时间都十分霸道,霸道得直到第二天傍晚茨木才清醒过来,在酒吞的怀抱里懒得不想动,打开手机刷起了论坛,一眼看到热度最高的那个帖子。
“不理性讨论,酒吞的身体和歌喉,哪个更让你着迷?”主题内容是:老天爷救救我我发现三件套也不够了。
茨木笑了起来,打字回复:“那就平方一下,不行立方。”


END






  

上次在森林公园看到的一角。
非常好看,但我拍不出那种美呀。

挑挑拣拣,都没有什么作品能发出来的。
哎呀我这修炼也真是太慢了点。

啊啊啊啊收到了阿夏寄来的礼物🎁!!!
超级惊喜的!!!!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
好好看好好看!真的超级喜欢!!!
太激动了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真的,非常高兴!感觉天气都变得好起来了!
相框和仙人掌我会放在桌面勉励我自己的!也与君共勉!一起加油吧!😘😘😘
爱你么么么么么!!!! @年夏naxa

上次大神舍友教的拍摄方法,试用了下~~

图书馆办活动,借书送台历,台历好好看!(最后一张照片。)
因为太忙,所以就只借了三本画册。
画册特别棒!!!都是浙江大学出版社出版的,纸质和印刷都很棒,内容精美丰富。点赞强推。

那间教室的玻璃,会倒映一楼场景。
看着特别好看。

还是排球赛前。
这是大神舍友的些字,我们一起去云南旅游时在丽江买的。

也是排球赛当天拍的。柱子后面。
因为柱子有点脏,就暗搓搓地想用个“虚化”,但是大神舍友说我虚化得很假,一眼就看出照片是虚化过的。
“是为了掩盖后面脏,才用的虚化!”
“那就把盆子拿出来拍啊!”她有点哭笑不得了。
啊路漫漫其修远兮。